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站:www.yxlmxs.com 中间是英雄开元棋牌通比牛牛吧_彩宝彩票开元棋牌_银河开元棋牌APP小说的拼音首字母!你记住了吗?

EM到了南京之后住的是官方预定的酒店,酒店里除了战队人员之外还住了很多官方的工作人员,其中就包括裁判组。

今天早上乐尧带着队员们下楼吃早餐的时候,在餐厅里碰上了祁允。

自助餐厅其实挺大的,大厅里来来往往走着许多人,可偏偏乐尧一抬头就看到了祁允。

祁允一个人正在吃早餐。她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的针织连衣长裙,半披着一件白色毛衣外套,长发松松散散垂在肩上。一边看电子书,一边低头喝咖啡的时候,她会自然而然用手指撩一下垂下的长发,把它们拢到耳后。

祁允悠闲喝咖啡的样子又优雅又漂亮,实在是太过吸引目光,不止乐尧看到了祁允,EM其他人也看到了。

洛阳当机立断拍拍乐尧的胳膊,“尧哥,快看!允姐在那边呢。你过去跟她吃饭吧,我们自己吃就行了。”

丁鹏杰也跟着起哄,“对对对,尧哥你赶紧过去,等会允姐饭都要吃完了。”

柯桐补了句,“吃完了也不用急着回来。”

乐尧已经习惯了整天兔崽子们拿自己和祁允开玩笑,闻言也没有害羞脸红,淡定叮嘱队员们道,“嗯,那我去找祁允了。你们看着点时间,今天十点钟还要去场馆拍片子,别忘了。”

白泽微笑,“行了尧哥,有我在呢,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乐尧朝着祁允走过去,拉开椅子,在祁允对面坐下。

祁允抬起头,露出了一个看似有些意外的微笑,“早啊,这么巧?”

虽然嘴上说着很巧,和祁允心里想的是——总算逮着你了!

祁允作为主裁判历来都是要提前到比赛场馆做准备的,她和EM是同一天到达南京,只不过她昨天早上就到了,而EM是晚上到的。

最近乐尧忙着带队打季后赛,祁允也在忙,平时两个人别说是约会了,就算是在赛场上见到了两个人也说不了几句话。那天EM进入半决赛,虽然祁允参加了他们赛后的庆功会,但也没有什么机会和乐尧独处,再加上那天乐尧和她都累得半死,吃完之后两个人就匆匆告别,结果话都没好好说几句。

原本亚运会结束之后的那段时间祁允和乐尧进展很不错,两个人没事的时候会发发微信,有时候还会一起吃个饭什么的,祁允已经有一些回到当年刚认识乐尧时的感觉了。结果,季后赛开始了,乐尧这家伙很快就故态复萌,每天忙比赛忙训练忙研究版本研究对手,微信也不发了,饭也不约了。祁允是知道乐尧这人的,忙起比赛来什么都忘了,根本想不起来还有自己这么个人。

于是,祁允越想越郁闷,今天早上故意起了个大早,在餐厅里堵截乐尧。她专门挑了个一进门就能看到的位置,一早就起来沐浴更衣护肤化妆,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为的不就是把乐尧给钓过来么!

乐尧取了早餐,在祁允对面坐下,打量了祁允一下,好奇道,“你今天有什么重要场合要出席吗?怎么打扮得这么隆重?”

祁允嘴角抽搐了一下,“没有。我平时就不能把自己收拾得好看一点吗?我打扮给自己看不行吗?反正又不是给你看!”她说完,用筷子夹起乐尧盘子里的小笼包,一下子塞进乐尧的嘴里,示意他不会说话就别说。

乐尧有点无辜摇头,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祁允怎么就恼了。

祁允气哼哼拖着下巴摸出手机来,点开微信的置顶聊天框,她和乐尧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三天前,这小没良心的!

祁允幽怨看了乐尧一眼,“你们今天什么安排?”

乐尧把包子咽下去,说道,“等会要去下场馆录垃圾话环节,顺便看一下舞台什么样,让小孩们有点心理准备。下午就在场馆的训练室训练。”

每年春夏两季决赛的赛场都挑选在大型体育馆或者专门做演唱会的场馆,一般来说舞台会在比赛前两到三天搭建完成,后台的搭建和线路铺设等工作也会同期进行。

为了方便参赛战队的训练,官方会在酒店或者场馆给战队设立专门的训练室,这次南京的训练室就是在体育馆里。

祁允想了想说道,“那正好一起去吧,我也要顺便和技术人员一起测一下网络设备什么的有没有问题,下午还要做内通测试。”

乐尧点头,“好。”他说着,指了指盘子里的小点心,“你要不要再吃点?我记得你爱吃抹茶小蛋糕。”

祁允原本是想拒绝的。今天穿的裙子太过修身,万一吃多了,小肚子凸出来岂不是很尴尬?但是,偏偏祁允知道乐尧不爱吃甜食,这抹茶小蛋糕明显就是专门给自己准备的。

祁允于是一脸不情不愿拿起叉子,把蛋糕戳到自己盘子里,一口咬下去。

没想到,味道还挺好,甜度不多不少刚刚好。

乐尧看着她美滋滋吃蛋糕的样子,真心实意说了句,“你今天真的挺好看的。”

祁允脸微微有点红,瞪了他一眼,“那还用你说,我难道平时不好看吗?”

乐尧:“……好看。”

祁允:“哼。”

……

乐尧大概也是察觉到自己最近都没搭理祁允,内心感到了那么一点歉疚。所以吃完饭之后他没有和队员们一起去场馆,而是选择了和祁允同路。

酒店距离场馆非常近,大概走路也只需要七八分钟,不过官方还是安排了往返的大巴车接送。乐尧和祁允刚好错过了上一班大巴,两个人干脆就腿到了场馆,因此到的稍微比队员们晚了几分钟。

乐尧到的时候,EM和天行队员已经全到了,两队人明明都坐在舞台上,却坐得泾渭分明。

乐尧看到双方都互相不搭理,走过去,有些好笑道,“你们干嘛呢?坐这么开干嘛?还没开始比赛呢,气氛不要这么紧张吧?”

天行五个人里,上单凌星辰有点高冷不爱理人;中单王诗音是个女神,一般人不敢高攀;下路一个韩援一个韩语翻译,两个人整天凑在以及叽叽喳喳没有旁人置喙的余地。全队里头唯一一个还算能聊天的只有打野吴世杰,但吴世杰现在很困。

天行不是个适合聊天的队,EM又是头一次录垃圾话,两边现在看到对方都有点尴尬。

王诗音看到乐尧,先站了起来,礼貌笑道,“尧哥,你来了。”

王诗音一站起来,天行整个队立刻全站了起来。

上单凌星辰见谁都爱理不理,看到乐尧却特别安分拘谨,礼貌跟着王诗音喊了句,“尧哥。”

吴世杰跟乐尧一起去MSI集训过,对乐尧比较熟悉,看到乐尧背后的祁允,砸了咂嘴,“尧哥早,哟,嫂子也来了。”

天行下路二人组也规规矩矩跟着鞠躬问好。

EM这边,丁鹏杰吐槽道,“啧啧,看看整个LPL,放眼望去,哪个队员看到咱尧哥不得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问好,排面啊!”

当时乐尧带寰宇几个人打完亚运会之后,寰宇几个小孩也粉上了乐尧。后来见到乐尧也是尧哥长尧哥短的,没事就想约乐尧打训练赛,排位也整天拉乐尧,赛场里见面也得拉着乐尧聊半天,甚至微博都时不时要互动一下。Z总眼看自己养大的崽子居然甩着尾巴跟着个外人跑了,一度让Z总非常火大。

柯桐微笑,“谁叫我们教练这么有人格魅力。”

李心婵也点头,“咱教练简直是队员收割机。”

很快,负责这次拍摄的导演过来跟队员们沟通录制过程,并且给每个队员都发了一份台本。

垃圾话录制是一对一对进行的,比如说王诗音录的时候,洛阳就站在摄像机后面看,王诗音录完就换洛阳上场。两个人有时候还需要对一下台词。

天行已经是第五次录这个环节了,而EM所有人都是头一回,所以天行当仁不让先上场。

第一个录的人是天行的队长王诗音。王队今天仍旧是一如既往齐耳短发,一身白色天行队服,素面朝天却自带一股仙女气质。

洛阳看着王诗音坐在镜头前面,有点紧张地回头对乐尧说,“尧哥,我对王队放不出狠话啊!这上面台词我一句都说不出来可怎么办啊?”

天行已经录过很多次垃圾话环节了,王诗音对此驾轻就熟,明显没有洛阳那么尴尬。

导演一说“开始”,洛阳就听着王仙女对着镜头冷冰冰说,“小洛阳,姐姐的小佐伊很想睡你,你想被我睡吗?放佐伊啊。”

洛阳听到这句话差点一口唾沫把自己呛死,“咳咳咳咳,导演!这句能不能删掉!!王队人设都崩塌了!”

王诗音也抬眼看了一眼导演,“嗯,我也觉得这句有点奇怪。”

导演摸了摸下巴:“怪吗?我觉得挺好啊?”

然后,下一条继续开拍,王诗音又说,“乐教练,打寰宇的时候你没有上场,这一场要打我们了,您还要继续坐冷板凳吗?”

乐尧挑眉,微笑,“那还真是说不准。”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台本,发现这一句自己对应的台词是:怎么?你这么想我上吗?

乐尧:“……”怎么这次台本的风格有点怪怪的。